南宁晚报-难忘师恩

教师节前的周末,昔日长堽小学的几届校友相约聚会,还邀请到当年我们的恩师黄国雍老师偕师母莅临。80多位老学生济济一堂,齐声向黄老师谢恩,畅叙昔日师生情谊,一双双手轮番和老师相握,欢声笑语溢满室,真是一场十分难得的世纪聚会。黄老师虽然已届八旬,却依然神采奕奕。我们几个65届的老学生自嘲精神头还不比老师。

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在郊区长堽村小学上学,班级是个“烂班子”,除了教导主任勉强能震慑我们一下,其他的老师一上到我们班的课都是:“淡村对岸”——尧头(摇头)。

那时的黄老师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身材矫健,俊朗帅气,是阳光型男,从南宁三中毕业才两年。当时他的高考成绩已经上线了,但因为特殊的原因没能上大学。后来到我们学校代课。他试课的效果很好,学校决定留下他担任六年级的班主任,所带的班级比我们班好不了多少,都是“难兄难弟”(难搞)。可黄老师接手后就大不一样,那个班级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全班的同学似脱胎换骨一般,同学们的成绩也芝麻开花——节节高。

黄老师第一次来上我们的语文课就与众不同,他的板书非常工整漂亮,讲课字正腔圆口才好,分析课文旁征博引,很长知识。那时我们普遍对语文课望而生畏,尤其是写作文。黄老师就引导大家阅读课外书。他在教室里建了一个互助读书角,发动同学们把书互相交流阅读,还常举行作文比赛,极大促进了大家写作的兴趣和水平。

我们印象最深的,是黄老师组织了一次野外训练,这是学校从没有过的活动。他和同学们制订周密的预案,让一名同学借来一条近百米的长缆绳。然后带领同学们来到竹排江旁的白石咀,那里有悬崖峭壁,有湍急的江流!按照预案,先由七八个身体强壮的男同学带着缆绳攀上崖顶固定好,在每个险要的位置都有男同学保护。同学们则分成七八个小组,强弱组合互相照应,大家又快又稳地全部爬上了悬崖。在过河的时候,也是由水性好的男同学把缆绳拉过河两头拉紧固定好,大家分批过河。水虽然不是很深,但水流很急,可是有缆绳可以攀拉,大家又互相帮助,全体同学很快安全地渡过了河。通过几次集体活动,同学们的心一下就拢在了一起。班里同学发挥所长互相帮助,学习你追我赶,气氛十分融洽。

黄老师是一位德才兼备的老师。班上贫困的学生有暂时交不上学费,他会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垫上。有一次,班里有10多个同学因困难暂时交不上学费,黄老师帮他们垫付后连伙食费都没有了。幸好同校的蓝老师把他叫到家里一起吃饭,他才捱到了下个月发工资。当年,我们班由全校的差班变为优秀班级,有30多名同学考上了十四中、三中,一直被津津乐道。此后,黄老师在学校一直担当高年级的班主任,哪个“刺头”班交给他,都能被治得服服帖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