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设滑板街舞等新项目奥运战略下的全运设项是机遇更是考验

9月12日,第十四届全运会棒球决赛,江苏队3∶1击败天津队。视觉中国供图

不过,从东京奥运会开始,随着每届奥运会都会对比赛项目进行动态调整,也意味着除了奥运会的25个核心项目之外,其他临时进入奥运会的项目,都有可能再度失去奥运身份,而且,即便是25个核心项目也存在被替换的可能。当一部分项目在奥运会上的进进出出成为常态,如何抓住奥运红利让项目发展实现质的飞跃、真正做大做强,以便能够不过于依赖奥运身份,将体现出一个项目的发展战略眼光,也是一个项目对“体育强则中国强,国运兴则体育兴”的“体育强国梦”能够作出的最好呼应。

9月3日,第十四届全运会垒球比赛在西安先期举行。33岁的北京女子垒球队老将王小青,时隔12年再次站在了全运会赛场上。如果不是国际奥委会在2016年决定,棒垒球重回2020年东京奥运会,王小青绝没有可能在退役7年之后重新复出。

“奥运会对一个运动员来说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中国垒球协会主席杨旭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奥运会确实是很多运动员心目中最高的竞技舞台,如果存在参加奥运会的机会,运动员可能就会选择坚持,但如果没有参加奥运会的希望,他们有可能会选择退役。

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王小青才20岁,这是一名垒球运动员尚未进入成熟期的年龄。但由于棒垒球项目连续无缘2012年伦敦和2016年里约两届奥运会,在奥运战略占据主导地位的中国竞技体育圈,棒垒球运动一度陷入发展困境。

杨旭回忆,从北京奥运会落幕开始,迟至2009年全运会结束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女子垒球的主力队员陆续退役,包括像王小青这样当时依然具有很好培养前景的年轻队员也纷纷退役。

杨旭表示,由于垒球失去奥运身份,并且是连续无缘两届奥运会,这让地方体育部门对继续发展垒球项目产生了疑问,而国家队人才又都是来自各个省市;另一方面,就专业运动员的培养来说,家长和运动员继续从事垒球运动的意愿也在下降,毕竟,走专业道路的话,奥运会肯定是最高舞台,运动员肯定都是想参加奥运会的。此外,国家对运动项目的经费投入都是专款专用,奥运项目有专门的奥运备战经费,不是奥运项目,也就没有奥运备战专项经费。

不过,随着2016年8月,国际奥委会宣布棒垒球、空手道、攀岩、滑板、冲浪5个项目进入2020东京奥运会。棒垒球重获奥运身份,这也就有了王小青在2017年重回国家队,直至本届全运会仍然奋战在赛场上的经历。棒垒球重返奥运之后,中国女子垒球开展了“与狼共舞”计划,冲击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杨旭表示,中国女子垒球队虽然最终冲击东京奥运会失利,但在2016年之后的短短几年时间里,中国女垒还是取得了长足进步,世界排名从第12位提升到第7位。之后,虽然巴黎奥运会再次不设棒垒球项目,但是2028年洛杉矶和2032年布里斯班两届奥运会,因为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是棒垒球强国,因此,棒垒球进入这两届奥运会的可能性非常大,这也将给中国的棒垒球运动提供一个较为平稳的外部发展环境。

除了部分高度职业化的运动项目之外,全球绝大多数运动项目都以奥运为最高舞台。一个运动项目一旦进入奥运,就能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在中国更是如此,本届全运会上,因为对接奥运,攀岩、滑板、街舞、冲浪都是首次成为全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中国登山协会攀岩部主任厉国伟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介绍,攀岩项目早在1987年就已经引入中国,至今也有30多年的发展历史,但是在2016年国际奥委会宣布攀岩进入东京奥运会之前,中国的攀岩项目一直处于缓慢发展阶段,是一个典型的小众项目。但在2016年国际奥委会宣布攀岩进入奥运会之后,中国攀岩进入了一个跨越式的发展时期。

厉国伟介绍,由于攀岩成为了奥运项目,中国攀岩有了专门的奥运备战经费,组建了专门的教练团队,全面保障国家队。而且随着攀岩成为奥运项目,更多的人知道了攀岩,整个项目的推广普及也进入了快车道。按照最新的统计,中国攀岩的参与人口已达30多万,注册的青少年运动员近2000人。厉国伟表示,由于2016年之前并没有对中国攀岩人口和青少年运动员数量的统计,但据他粗略估计,中国攀岩人口在过去攀岩进入奥运会的短短5年时间里,增长了大约3倍,青少年运动员的注册数量更是增加了3倍以上。随着国内攀岩人口的增加和攀岩运动员对参赛需求的不断提升,从2018年开始,中国推出了世界第一个国内的攀岩联赛,目前每年有7站比赛,参赛队伍20多支。可以说中国攀岩运动在5年时间里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滑板队领队兼总教练蔡永军表示,自2016年国际奥委会宣布滑板进入奥运会之后,滑板从一项街头运动登上了大雅之堂,“以前,很多家长都不支持孩子玩滑板,认为孩子玩滑板就是不学好,但随着滑板进入了奥运会、全运会,表明滑板运动是一项健康的、符合青少年成长发展的运动。家长们对孩子参与滑板运动多了助力、少了阻力,玩滑板的青少年也更多了。”

本届全运会的滑板比赛已经提前结束,年龄最小的参赛选手是1个9岁的女孩,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除了攀岩、滑板之外,街舞、冲浪也因为进入奥运并成为全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而受到更多关注,这些项目在中国都还处在初级发展阶段,发展前景不可估量。

不过,鲜亮的奥运标签未必能够永久保持,奥运身份赋予了新兴项目巨大的发展机遇,但如果奥运身份丧失,这些项目能否继续发展已经摆在管理者面前。

2008年之后,当棒垒球失去奥运身份的时候,中国棒垒球运动的主管部门也曾苦恼过,杨旭说,“当时,国家对垒球投入经费的减少了,地方体育部门在观望,家长和运动员也在观望,从一个项目的主管单位来说,我们如何去应对,没有任何经验。“

当时,对于职业体系尚未建立、群众基础也相对薄弱的中国棒垒球运动来说,遭遇了中国任何一个运动项目都未经历过的从奥运项目变为非奥运项目的身份巨变,在寻找新的出路的同时,也给了项目一个深刻思考的机会。

2009年,当中国垒球协会开始推动垒球进入校园的时候,杨旭记得,当时提出过这么一个观点——体育一定要对人和社会具有价值和贡献,体育项目才有存在的意义。

杨旭说,“基于这样的理念,我们认为,垒球运动一定要让普通人尤其是青少年在参与的过程中获得成长,垒球运动有助于让社会变得更加和谐、促进人的生活质量和素质的提高,这就是体育除了夺取奥运会、亚运会等大赛的金牌之外,对国家的贡献。”

在棒垒球失去奥运身份的同时,中国垒球协会与中国教育学会从2009年开始合作推进软式棒垒球进校园,这为中国垒球打开了另一扇窗户。从2009年零星的十几所学校开展软式棒垒球,发展至今已有5000余所学校开展,正式挂牌“全国软式棒垒球实验学校”的学校就有1219所,涉及人口100多万。

本身就对青少年具有较强吸引力的攀岩项目,也在抓住奥运机遇的同时,让更多人了解攀岩运动的魅力和安全性,扩大攀岩运动的青少年普及度。厉国伟表示,攀爬是人类的天性,参加攀岩运动可以在满足人们这一天性的同时,还能帮助人们特别是青少年战胜心理恐惧,让参与者获得匀称的身材,强健的体魄,以及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规划最佳攀岩路线)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